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

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生产制造包塑软管,包塑金属软管,不锈钢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塑料波纹管
详细企业介绍
? 上海京生电器有限公司是一家包塑金属软管生产型企业,而我们更加关注的是客人的采购体验与价值创新;我们是制造商,但我们更加重视零售市场,尊重每一位客人的切实需求。我们不一味追求大的规模,我们更注重客人在需求方面的细节关切
  • 行业:塑料建材
  • 地址:上海市闸北区普善路280号3号厂房
  • 电话:021-63525587
  • 传真:021-63500047
  • 联系人:何静
公告
我们生产制造的产品具体包括:热镀锌包塑金属软管,内包塑软管,平包塑软管,内外包塑软管,不锈钢穿线软管,不锈钢包塑软管,尼龙软管,塑料波纹管,金属软管接头,塑料软管接头,电缆防水接头,防水接线盒,明装盒等。
公司简介

恶魔孙小果和他背后的女人:被判死刑却离奇复活到底有多大能量

  发布于 2022-01-28   阅读()  

  光天化日之下,他和朋友在热闹繁华的主街道,强行将两名女子拉上车,开到郊外实施。

  被抓进监狱后,家人为他篡改年龄,原本已经19岁的他,摇身一变成17岁未成年,只判有期徒刑3年。

  然而,在家人的“活动”之下,他不但一天牢也没有坐,还继续犯下多重强奸罪,虐待女性,成立黑社会团伙。

  20多年后,他不但“离奇复活”,还在一次聚众斗殴事件中,踢爆对方膀胱,把人打成二级重伤。

  强奸幼女、放高利贷、组建黑社会团伙、他无恶不作,却又一次次逃脱法律制裁。

  他不但多活20几年,还开公司、开酒吧,买下价值千万的豪华别墅,比大部分人都活得滋润。

  1973年,33岁的陈耀从部队转业,到昆明公安局当了一名普通的公安干警,他的妻子孙鹤予,也是昆明官渡区的一名公安干警。

  在同事眼里,陈耀工作认真负责、踏实勤恳,对孙鹤予来说,他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渣男。

  陈耀人前人后两幅面孔,回到家喝醉酒以后,就家暴老婆孩子,打得孙鹤予苦不堪言。

  因为孙鹤予正处于事业上升期,所以总是早出晚归,无暇顾及两个孩子,只能放任他们和前夫一起生活。

  父亲教会他用暴力解决一切问题,同时也让他惊醒:“以后要好好对待老婆孩子。”

  离婚三年后,陈耀被调到物资局工作,因为经济效益好,员工待遇不错,很快就分到了一套50平的员工宿舍。

  那个年代,孙小果的小伙伴大部分都还住在泥瓦房里,而他已经住上了6层小楼房,小区院子里种满绿化树,还有花池。

  年少时称霸武林,要么有钱,买得起别人吃不起的雪糕和辣条,要么拳头过硬,把别人打服,孙小果两样都占,顺利成为同龄人眼中家境优渥的“大哥”。

  每到傍晚,坐在院子里下棋的老大爷总会听到楼上传来骂声:“你这种人,以后就是被枪毙的嘴脸。”

  孙小果在外面是人人惧怕的混混头目,回了家,他就是父亲眼里“不学好、成绩差”的坏孩子,几乎每天都被打得鼻青脸肿。

  在家被打得越狠,孙小果就越是坚信:“暴力才是王道,谁不服,老子把他打服。”

  良心还没有完全泯灭的孙鹤予,看到小儿子被前夫打得这么惨,对前夫恨得咬牙切齿的同时,赶紧把小儿子接到身边来。

  但孙小果已经成了一个只会打架作恶的废人,吃惯了特权红利的孙鹤予头疼之余,经常给李桥忠吹枕头风,让他帮忙管教孙小果。

  他在部队从普通战士升级到班长,最后成为云南总队军务处副处长、副团职参谋,多次有立功表现。

  身边人提到他,无不对他交口陈赞,遇到同事搬家,他一定买两朵花送过去;请人吃饭,听说对方爱吃牛肉,他就专门找味道正宗的路边摊,并不去高档餐厅。

  这样一个智商、情商都在线的老油条,一听说老婆叫他管教继子,首先想的就是利用人脉关系,把人送到武警学校服役。

  当时,未满17岁的人不能入伍,李桥忠立即利用职务便利,把孩子的出生年份从1977年改到1975年。

  这对夫妻的算盘打得很好,孩子不听话,进去学两年出来,就可以继续走他们的老路,随随便便就能混个公职人员当。

  因为这次篡改年龄事件,孙小果第一次尝到特权的甜头,母亲孙鹤予在他心目中的形象,立即就变得光辉起来。

  他一度膨胀,认为母亲可以搞定任何事情,恨不得当众大笑一声:“老子就是天下第一!”

  为了证明实力,1994年10月的一天,孙小果带着几个兄弟,开着车到昆明最繁华热闹的街道惹事生非。

  一群满脑子男盗女娼的小混混无所事事,对着街上的年轻女孩品头论足,犹嫌不足。

  也不知道哪个混蛋出的主意,一行人竟然跳下车,在光天化日之下,强行将两名女子拖上车,然后扬长而去。

  受害者顶着巨大的压力报警,却没想到,孙小果根本就不把这当回事,被警察找到时,正开着父亲的警车在娱乐场所喝酒玩乐。

  而且,到了正式起诉时,平时小混混们都要尊称一声“大哥”的孙小果,却变成了第二被告,竟不是主犯,而是从犯。

  而武警部队的资料上,明晃晃地显示他是1975年10月27日出生,到1994年10月犯罪时,正好是19岁。

  然而,直到现在,孙小果的所有公开资料仍旧显示,他是1977年10月27日生,到1994年10月犯罪还是未成年。

  但最终的结果,是孙小果因为未满18岁,成为5个罪犯中判刑最轻的一个,只判3年有期徒刑,而其他几人判了5年、6年。

  孙鹤予却仍不满意,她不但没有意识到自己应该好好管教儿子,反而想方设法托关系,非法给孙小果办理了保外就医和取保候审,一天牢也没有坐。

  逢人他就要吹嘘一番自己的“光荣事迹”,没多久,周围人都知道他是个判了刑也不会坐牢的恶霸,没人再敢惹他。

  昆明的很多娱乐场所都要定期给孙小果交保护费,他和手底下的小弟所到之处,无人不受迫害。

  去娱乐场所玩,不但不给钱,老板还要点头哈腰倒赔钱,手底下的小姐更没有尊严,他叫谁下跪磕头,谁就要乖乖听令服从。

  特别是1996年,继父李桥忠从部队转业,被调到昆明市公安局五华分局任副局长,成了全家最大的官,孙小果瞬间觉得自己后台更硬了。

  1997年6月时,本该在“服刑期间”的孙小果到娱乐场所游玩,一个叫张亭的少女见到她,立即乖顺地和他打了一声招呼,还把身边同行的表姐张苑介绍给他认识。

  早在1997年3月,16岁的张亭就被孙小果伙同几个兄弟,数次强暴,但她敢怒不敢言。

  这次遇到孙小果,她很害怕表姐也会遭受噩运,可她不敢逃避,只能乖乖叫表姐给孙小果打招呼。

  果然,因为这一面之缘,1997年6月1日,无辜的17岁少女张苑也被孙小果强奸。

  父亲是一个下岗职工,每月只有两三百元的收入,既无权,也无钱,女儿张苑遭受厄运,也只能默默咽下苦果。

  然而,还没等张苑缓过劲来,孙小果又带着人找上她,逼问她:“你是不是把我的手机号泄露给别人了?”

  原来,张苑的表妹张亭曾和男友汪某抱怨:“孙小果以为我在外面说他的坏话,一直找我,他要打我。”

  汪某一听,立即发誓要为女朋友讨回公道:“你怕他干什么,告诉我他在哪里,我来替你摆平!”

  并从张亭那里要来孙小果的电话号码,打电话过去质问,孙小果二话没说,问清楚汪某的姓名,约在一家面馆碰面。

  挂完电话,汪某听说了孙小果的事迹,以及他的家庭背景,不但不敢赴约,还丢下女朋友,连夜买票逃出了昆明。

  当天,孙小果如约来到面馆,没有等到人来赴约,异常愤怒,凡是进来一个男的,就抓住对方衣领大声质问:“你是不是姓汪?”

  孙小果越想越气,认定此事一定和张亭有关,就叫来一帮小弟,下令让他们马上找到张亭。

  张亭知道自己闯祸,吓得躲了起来,孙小果找了一圈人没找到,反而遇到了张亭的表姐张苑,和同行的另一名杨姓少女。

  孙小果早就憋了一肚子火亟待发泄,也不管这件事和张苑有没有关系,立即就叫人把张苑和同伴带到娱乐城的包间,进行非法虐待和残酷殴打。

  他们不但用筷子夹张苑的手指,还把牙签插进张苑的指甲缝里,张苑惨叫着求饶,孙小果反而很享受暴力带来的快感。

  他们狂笑着,拿起牙签,根根刺进少女的乳房;拿起烟头,在少女的手臂、腹部烙下一块又一块的疤痕……

  众目睽睽之下,孙小果又命令张苑用牙齿咬住大理石桌面,然后用肘部猛击张的后脑勺,致使张苑牙齿破损、脱落,血沫飞溅。

  少女杨某目睹这一切,早已吓得浑身发抖,站立不稳,她大着胆子哭求孙小果不要再打张苑,结果孙小果走到她面前,抬手就是几拳,她的脸顿时青肿淤血。

  把张苑打到昏迷过去后,一伙人竟然解开裤子,用尿浇在张苑的脸上,浇醒她后准备拖起来再打。

  可怜的张苑被打得呼吸微弱,生命垂危,这伙丧心病狂的恶霸终于慌了,叫车将二人送到医院,把人扔在医院后,立即溜之大吉。

  老实巴交的张苑父亲悲愤交加,他首先想到的还不是告状,而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女儿,怕她再受伤害。

  他听说那伙人太厉害了,连公安都拿他们没有办法,甚至有人告诉他,离开医院,他自身的安全也难以保证。

  直到1997年到11月,张苑的父亲才和少女杨某的父亲,一起前往派出所报案。

  两天后,警察抓到孙小果等8名罪犯时,他们照样逍遥,丝毫没有想到逃避,而且,被抓获时,他们还开着一辆公安0A牌照的警用轿车。

  几位办案警官当时一听到孙小果的名字就拍案而起:“又是他!”,愤怒道:“干公安工作这么多年,我还从未见过如此残暴的刑事案件!”

  有的我不认识。我认识的有李××、胡××、余×、廖×。其中李××(17岁)不但被打,还被他们一伙;胡××(15岁)也被他们了;余×(15岁)是被杨平强奸的;廖×(18岁)被他们打得脸都变形了。

  今年3月份孙小果他们一伙的大哥(东哥),姓王,强奸了我的朋友周××,地点是在茶苑楼。

  也是今年3月份孙小果一伙中的一个叫李钧的,也是在茶苑楼强奸了我和赵××。后来李钧又强暴过我两次。

  被孙小果强奸的多名女性中,最小的甚至不足14岁,更可恶的是,他犯下的罪行,远不止这些。

  很快,昆明多家媒体报道了孙小果的恶行,社会一片哗然,直到1998年2月,孙小果被判死刑立即执行,众人心里的石头才落地。

  她觉得媒体不该挑动公众情绪,不该把她们夫妻的职务公之于众,引起大众反感,导致法院重判。

  她正准备像上次一样把儿子捞出来,还没等来行动的机会,她自己就被儿子连累,不但被开除公职,还获得五年刑期,丈夫李桥忠也受到撤职处分。

  事情到了这里,本是恶人有恶报,还了受害者一个公道,却没想到,恶魔还在继续作恶。

  1999年,孙小果不服判决上诉,二审改判,将孙小果的死刑立即执行,改判成死刑,缓期两年执行。

  改判后,孙小果被投入云南省第一监狱,如果他这次依法服刑,也不可能再次危害社会。

  孙小果却不思悔改,这一改判,反而给了他喘息的机会,再加上他的母亲孙鹤予无原则的溺爱,更加助长了他的气焰。

  孙鹤予被开除公职,进监狱服刑,李桥忠的仕途却在2002年,又有了新起色,他被调到昆明五华区城管局担任局长。

  孙鹤予2003年刑满释放后,又让李桥忠找熟人托关系,把孙小果从监狱里捞出来。

  因为孙鹤予夫妻的多方运作,2007年,孙小果案在没有任何新证据的情况下,启动再审,由死缓改判为有期徒刑20年。

  此后,夫妻二人又辗转贿赂了相关人员,让孙小果在监狱受到特殊关照,连续7年被评为劳动积极份子,一再获得减刑。

  孙鹤予甚至请人从外面带进去专利发明,假装是孙小果发明的专利,就连设计材料都是别人代写的。

  获得3次减刑后,2009年,因为当时第一监狱的负责人秉公办案,不同意减刑,孙鹤予又托人把孙小果从第一监狱转到第二监狱,再获得两次减刑。

  孙鹤予这些年经商积累了一定的财富,孙小果出狱后,在母亲的帮助下注册了多家公司,经营多家酒吧,仍旧是昆明夜场有名的大哥。

  他买下了价值千万的豪宅,还买了一辆法拉利,玩腻了就送给手底下的人开,他比大多数人都活得滋润。

  2019年,孙小果和人在酒吧聚众斗殴,下死手踢爆对方膀胱,把对方打成二级重伤。

  他第3次被抓获时,仍旧不可一世,他觉得自己的母亲还能像20年前一样搞定一切,面对执法人员,他露出不屑和对抗的神态。

  办理孙小果案件的警官曾问他:“咱们换位思考,如果有人这样对你的女儿,你会是啥感受?”

  我的警官曾问我,如果有人这样对我的女儿(会怎样),我知道我错了,我向受害者道歉。

  受害少女张苑经过医院抢救,虽然拣回一条性命,但20多年前的非人折磨,已使她大小便失禁,遍体鳞伤,体无完肤。

  当初孙小果犯案的场所,大多都已推倒重建,但受害者的一生,又该如何重头再来呢?

  他的母亲孙鹤予对自己老公的办事能力洋洋得意,盛赞自己老公智商、情商都极高,没有她老公办不成的事:

  我老公他,他为什么要去办这个事情,实际上是一个能力的体现,我觉得他说这个话是真实的。

  东窗事发后,头发花白的孙鹤予穿着囚服,感叹道:“我老公他,唉,实际上挺对不起他的,把他害了。”

  她害的,何止是她老公、她儿子,还有100多名公职人员,和无数因孙小果遭受厄运的受害者。

  腾讯新闻《孙小果成长史:母亲溺爱父亲打骂,沉沦后母亲也不愿向邻居介绍他》